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暗恋:橘生淮南(全集) > 第5章 也算是圆梦

第5章 也算是圆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咖啡杯看着有点儿眼熟。
   
    突然想起小时候,妈妈在一轻局濒临下岗,带着她到人事处的某某阿姨家里送礼。她坐在阿姨家的小姐姐房间里,端着一杯高乐高,也是这样一圈圈地摩挲着杯子。
   
    “杯子好看吗?”那个小姐姐撇撇嘴问。
   
    她礼貌地点点头。
   
    “好看吧?买不起吧?这一套可贵了,打碎了让你赔!”小姐姐一昂头,哼了一声就走出去了,把她自己晾在屋里。
   
    “好看个屁,”小洛枳对着天花板小声说,“明明就像大便。”
   
    “的确很像大便啊。”长大的洛枳温暾地自言自语。手里的咖啡杯是深棕色的,而且是螺旋状。
   
    盛淮南明显有些招架不了,呛了一口水,笑出了声,惊醒了洛枳。
   
    他喘了口气,问:“你说杯子?形状还是颜色?”
   
    洛枳傻了一会儿,慢慢反应过来。
   
    “Both.”她也笑得眼睛弯弯。
   
    “其实我第一眼看到这个杯子时也这么想,他们非说我低级。”
   
    “你是想说我低级吗?”洛枳哭笑不得。
   
    气氛不知道怎么就缓和了。
   
    他们随便聊了聊共同认识的同学和老师,评价选过的公共课,天南海北,但是没有聊八卦,始终是有礼貌而谨慎的态度,聪明的对答一来一回,滴水不漏。
   
    既怕冷场,又怕言多必失。
   
    光线里的那个人,被光和影分割得明朗而深沉。洛枳面对着他,怎么笑都不自然。其实他一直有些魂不守舍,有三分的注意力不知去向。她能感觉得到。
   
    当他说喜欢小提琴曲的时候,洛枳很兴奋,开始絮絮地跟他说自己小时候不好好练琴,还在家里摆好琴谱和琴凳伪造现场骗妈妈的事情。说到一半突然刹住了口,因为他的目光在一度度地偏离,他苦笑,然后摇头,最后傻笑。
   
    她停下来,很久,他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摆出各种各样的微笑。
   
    那一瞬间,她有些愤怒和受侮辱的感觉,然而很快,视线里充满了被阳光渲染成金色的盛淮南,他安详的呼吸还有嘴角不设防的幸福微笑。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费尽心思提起话题却被忽略的尴尬和懊恼,被对方的英俊沉静吸引得不知东南西北的快乐,还是单单能够坐在对面看着他的卑微的幸福?
   
    她一直注视着他苦笑,直到他惊醒,歪着头看她,她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的样子就像上课的时候玩PSP(掌上型游戏机)太入迷,一抬头发现正被老师盯着一样,尴尬,有点儿慌乱,又不敢贸然采取什么行动—谁知道老师是刚刚发现自己溜号于是用目光提醒,还是点名让自己回答问题?洛枳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埋怨一句“你到底听没听我讲话”,至少给他个道歉的方向。
   
    可她只是扬手喊服务员结账。
   
    “多谢你了,不要赖账。”她笑得那样真诚而开朗。
   
    她最善于伪装的就是真诚。
   
    到此为止吧。她想。
   
    “送你回宿舍吧。”盛淮南挠挠后脑勺儿,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住哪栋楼?”
   
    “不用了,其实刚才我只是出门转转。还不打算回去。”
   
    话说到这里,迎面走来一个黑黑的男孩子,打了盛淮南一拳说:“你小子偷偷摸摸约会谁啊,这是第几个了?”
   
    “泡面男?”洛枳想起,这个人就是马路上边骑车边吃泡面的那个男孩。
   
    两个男孩同时一脸迷惑地看着她,她摆摆手说:“走了,再见。”
   
    “不是吧,我打扰你约会了?美女,你们继续,我立刻消失!”
   
    洛枳一直压抑在心里的怒气好像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她抬眼盯着男生那张嬉笑着的脸,轻轻抬手捂住鼻子,平静地说:“我也觉得您应该消失,您出的汗都是红烧牛肉味儿。”
   
    盛淮南大笑起来,黑男孩被她的眼神刺得六神无主,愣了半天才揪住T恤前襟凑到鼻子下面闻了又闻:“我刚换过衣服了呀……”
   
    许久他才傻笑一声说:“抱歉哈抱歉哈!”就落荒而逃了。盛淮南这次集中了十分的注意力看着她,洛枳的眼神锐利而平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