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暗恋:橘生淮南(全集) > 第7章 凭什么甘心

第7章 凭什么甘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百丽冲进门时,洛枳正坐在椅子上盯着地上阳光投射下来的方方正正的光发呆,猛地被对方的大嗓门儿吓得回过神来。
   
    “干吗不出去?社团招新呢,人特别多,动漫社还有cosplay(角色扮演)演出。”
   
    自打那次见到盛淮南后,已经过去两个星期了。九月末,秋老虎已经过去,天气转凉。今天虽然阳光灿烂,却格外冷,洛枳又赶上“每个月那几天”,手脚冰凉。她把脖子缩进毛衣领子里,双手捧住热水杯,缩成一团,眼神呆滞。尽管这时候外面可能反而比阴冷的屋子要暖和得多,但她就是不想动。
   
    戈壁是团委社团联的部长,这几天各个社团热热闹闹地招新。他作为上级,要忙的事情很多,可是手下的大一小干事刚刚被招进来,工作还没有上手,大二的老部员因为没有头衔可混,早就纷纷离开了。这样青黄不接的时刻,江百丽成了没有身份的主力,当仁不让,每天都忙得风风火火,两个人大约一个多星期没有吵架,让洛枳很惊奇。
   
    百丽把洛枳从椅子上拖起来,机关枪一样絮叨起来:“一会儿几个小部员要过来讨论一下晚上的party。你不是最怕吵吗?出去转转吧。你看你,不到十月份穿什么毛衣啊,你是不是北方人啊,真丢脸。”
   
    百丽刚说完就接起了电话。
   
    “晚上真的要请我吃?我懒得出门了,要外卖吧。我还有PAPAJOHN"S(棒!约翰)的打折卡呢,七折学生卡,前阵子,你们那位刘静大美女拉拢大家办的卡啊,忘啦?……总之等你的那几个部员来了,我让他们捎给你吧,不许赖啊,你说要请的。”
   
    她娇笑着一屁股坐上了洛枳的桌子:“嗯,他们一会儿过来,你们开完会了吗?……哎哟,烦死了!我知道了啦!”
   
    洛枳无奈地抬头看了看正热火朝天地对着电话放电的江百丽,慢吞吞地脱下冬天的毛衣,披上外套迈出宿舍门。
   
    她漫无目的地乱走,一路仰头注视金黄色的银杏叶和透过缝隙洒下来的耀眼的午后阳光,五指张开伸向天空,任由阳光的碎片刺痛自己的眼睛。
   
    百无聊赖,有点儿懊恼没把雅思单词书带出来,想起江百丽的甜腻撒娇,又懒得返回去。
   
    洛枳正对着楼前的一排自行车发呆,余光感觉到有人看自己。
   
    某个陌生女孩正朝她微笑。女孩戴着浅蓝色金属框眼镜,眼距有些宽,穿着发白的牛仔裤和浅紫色长袖T恤,裤子并不合体,大腿部分都绷紧了。
   
    洛枳忽然记起她是自己的高中校友,名字似乎叫郑文瑞。
   
    “发什么呆呢?”郑文瑞开口问。
   
    “没,就是想想……然后我应该做点儿什么。”对方熟络的口吻让她有点儿不适应。
   
    “吃饭了吗?”
   
    “现在太早了吧,打算回宿舍收拾一下再去吃。”
   
    “那就一起吧。”
   
    她惊奇地扬眉,下意识地点点头说:“好。”
   
    洛枳并不认识郑文瑞,但只要是振华高中那一届的学生,应该都记得高三(3)班那个穿着短袖T恤和七分裤,脚踩一双系带凉鞋做课间操的女孩子。
   
    在寒冷的三月天。
   
    所有人都像得了颈椎病一样扭着头朝她的方向看。洛枳只知道这个女孩子成绩很好,现在在P大计算机系读书。对于那一次她的疯狂举动,洛枳也理解为尖子生的怪癖—谁没有怪癖呢?她自己就有一大堆。
   
    然而,郑文瑞和她甚至从来没说过话,这个邀请显得尤为诡异。
   
    郑文瑞在烤肉店一落座就轻声问她:“想喝点儿酒,你不介意吧?”
   
    原来她只是随便抓一个人陪着借酒消愁而已。这样想着,洛枳放松了很多。
   
    烤肉上桌,啤酒也上来了,于是两个人开始沉默着吃饭。郑文瑞一杯杯地喝酒,偶尔抬起头,对着洛枳拘谨地一笑。
   
    奇怪的安静氛围持续到郑文瑞喝多了。
   
    “我曾经很普通。”
   
    开场白和这顿饭一样莫名其妙。洛枳连忙从发呆中回过神来,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为了接近他,我努力学习,进了全班前五。”
   
    洛枳张张嘴,不知道应该接一句什么话。……你真了不起?
   
    或者,他是谁?
   
    “但是没用的。所以,我后来做了很多特别糗的事情来惩罚自己。”
   
    郑文瑞说完,抬起头,眼睛有些红,略带执拗地盯着洛枳。
   
    洛枳心中一慌。她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听八卦的好时机,也没有兴趣。对于这顿莫名其妙的饭约,她只剩满心后悔。
   
    “比如……比如什么糗事?”洛枳到底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郑文瑞没回答,一边嘴角上扬,撇出一个冷笑。
   
    洛枳有些尴尬地补救了一下:“我是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为了毁掉自己在他心里的形象。”郑文瑞回答道。
   
    洛枳被这个答案吸引住了,愣了一下,转而低头盯着已经冷掉的一片烤五花肉上面凝出的白色油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