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暗恋:橘生淮南(全集) > 第15章 不能说的秘密

第15章 不能说的秘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下午在Tiffany家,洛枳委婉地向Tiffany的妈妈解释,盛淮南很忙,但是会把两个孩子当成自己的亲弟弟妹妹,经常和他们一起玩。
   
    她看到Tiffany一脸失望,而Jake愤愤地走进自己的房间,理都不理她。忽然,身心充满了乏力感。
   
    她陪伴了他们大半年,他只和他们共享了一天的欢乐谷。
   
    他就这样挫败了她。用优越感,用亲和力,用他的优秀和繁忙,用他的不在意。
   
    而她不光处处逊色,还爱他。他握她的手,她连拒绝都没有。
   
    处境简直糟糕透顶。
   
    洛枳终于笑不出来,也不掩饰自己的疲惫,坐在桌边不说话。
   
    真的很累。
   
    “喝点儿茶吧。一位老朋友去云南玩,给我带回来一点儿陈年普洱。他怕我不会泡茶,还特意带了一个大肚子的紫砂壶给我。我先用开水泡了一下,洗了洗尘土倒掉,又加了蜂蜜冰镇上了。虽然都秋天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凉的东西,你不介意吧?”
   
    人家说了半天话,洛枳才还魂儿。“嗯?哦,不介意,我也喜欢凉的东西。谢谢。”
   
    她接过玻璃杯,栗色的茶汤有些发黑,尝了一口,苦而不涩,出乎意料的好喝。
   
    “喜欢喝茶吗?”
   
    “不知道。”洛枳耸耸肩。
   
    “那喜欢咖啡?”
   
    “也不知道。”
   
    看到对方正挑着眉毛带着浅笑看自己,洛枳有点儿不好意思。
   
    “是这样。如果我喝茶,也是立顿茶包加热水;至于咖啡,始终是熬夜K书(看书)时随便冲的雀巢,所以我也不知道如果天天像您这样正经认真地泡茶煮咖啡的话,我会不会喜欢喝茶喝咖啡。”
   
    Tiffany的妈妈笑起来。
   
    “你总是有心事的样子,不爱说话,但是某些时候又这么坦白,让我有点儿接受不了。”
   
    洛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让人家看出了这么多门道,她们似乎不常见面,更是很少聊天。
   
    毕竟,比自己多活了十多年,又是如此不简单的女人,一眼把自己看透也是很正常的吧。
   
    “我有心事?”洛枳双手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
   
    “看起来,你好像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后来周杰伦的新片《不能说的秘密》上映的时候,洛枳再次想起被她说破的心事。虽然自己的秘密并不像周董那部自恋的电影里描写的那么美好。
   
    “应该……算是吧,也不是不能说。”她不反驳。
   
    “不是不能说,那是什么?”
   
    “没人问过,所以才没说过。”洛枳说完才想起,其实是有人问过的。只是问话的人,一个活像巫婆一样拎着酒瓶子双眼通红,另一个傻兮兮沉浸在女友跟着帅哥跑了的悲哀中,她怎么可能会讲。
   
    她喝完了,对方问是否还要再来一杯。
   
    “嗯,再来一杯。我现在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我喜欢喝茶。”
   
    Tiffany的妈妈笑了,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把她的笑容镀染成金色。洛枳忽然又想起了那张海岸上的照片,柔和阳光中的短发女子。即使现在她的头发已经很长了,可是看上去仍然只是清纯可人的少女模样。
   
    “那就还是喝点儿热的吧。”她坐到茶盘前,开始烧水。
   
    “对了……以后我不叫你‘阿姨’可以吗?”
   
    “哦?”
   
    “觉得有点儿罪恶感。你看起来只比我大了几岁的样子。”
   
    “真的吗?”她眨眨眼睛,看起来更年轻了,“谢谢。那么辈分的事我们就各论各的吧,他们两个叫你‘姐姐’,你也叫我‘姐姐’好了。”
   
    “好。”洛枳觉得自己如果是男人,现在肯定已经爱上她了。
   
    “不过,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吗?”
   
    洛枳摇摇头。
   
    “你在欢乐谷,把孩子哄得开开心心的,但是都没有问过他们到底在闹什么别扭,是吗?”
   
    “我没问,不过Tiffany说了一些,她一直在哭,我也没大听懂。”
   
    “那你怎么哄的Jake?”
   
    “不是我哄的。是他跟你说的那个哥哥。”
   
    “有意思。那个男孩也自始至终没有问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还真是让我放心。”
   
    她放下茶壶:“所有人看到我一个单身女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还抚养两个孩子,都会想知道我是谁,为什么这么有钱,丈夫在哪里。就算明里不问,背后也会打听。我告诉你我离婚了,你信吗?你倒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的样子。”
   
    洛枳坦然地笑:“不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你要是愿意说,我自然愿意听。但是兴趣没强烈到想要打听的地步。”
   
    “只对工钱有兴趣?”
   
    她继续坦白地点头。
   
    Tiffany的妈妈笑了笑,把剩下的茶汤浇在蛤蟆造型的茶宠上,低着头随意地说道:“不过……你家里的事,我简单知道一点儿。托人打听了几句。”
   
    “没关系,我家背景也没有见不得人的啊。”
   
    “如果我年轻的时候像你一样头脑清楚,可能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
   
    洛枳不讲话,只是笑。
   
    “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跟你说这些?”
   
    洛枳想了想:“可能是看出我心情不好帮我排解排解,也可能是要炒我的鱿鱼,或者,因为你……现在没什么事情可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