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暗恋:橘生淮南(全集) > 第18章 视而不见与死要面子

第18章 视而不见与死要面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日下午,洛枳被邀请去参加Tiffany和Jake所在的国际学校举办的亲子嘉年华,观看两个小孩子的演出。最后压轴的是《爱丽丝漫游仙境舞台剧》,Tiffany饰演揣着怀表的兔子先生,Jake……演树桩。
   
    吃过晚饭,八点多她才回到学校。北门附近的会议中心灯火通明,敞开的窗口时不时爆发出笑声和掌声。夜色中,她侧过头仔细辨认着门口悬挂的红色横幅上的字迹。
   
    原来是辩论会半决赛,生物学院对法学院,辩题还比较大胆—学校是否应当给高中生免费发放安全套。
   
    洛枳仰起头注视着二层浅黄色的明亮灯光。生物学院的辩论队里,一定有盛淮南。
   
    可她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连一点儿上去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固然有躲避尴尬和维护自尊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因为,她似乎轻易就能描摹出那个人在场上场下的样子、表情、姿态、言语……生动得仿佛就在眼前。她是这样熟悉他,好像已经掌握了源代码,给她任意的场景和对象,都能够将心里的这个人安放其中,恰到好处,毫无违和。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他们虽交集甚少,她却从来没有思念过他。
   
    他一直都在。
   
    掉头离开的路上遇见了几个大男生,摇摇晃晃地迎面走过来,将小路堵得严严实实。她低下头从左边侧身让开,额头上忽然被弹了一下。
   
    “哟,是你啊!”
   
    洛枳抬头:“哟,是你啊。”
   
    “去不去看辩论赛?我们哥儿几个刚吃完饭,去给盛淮南加油。”
   
    “得了吧你,你哪里是去看老四,你不是去看法学院的那个美……”旁边一个胖胖的男孩子话还没说完,就被张明瑞用胳膊勒住了脖子。
   
    洛枳定睛发现,张明瑞做出这样的举动,脸上更多的并不是羞涩,反而是尴尬。她想起了他们吃DQ(冰激凌品牌)时他提起过的那件乌龙情事,旋即了然。也许相比这些正在起哄的朝夕相处却不知就里的兄弟,此刻最能理解张明瑞的反而是她这个并不熟悉的人。
   
    她的悲悯心态刚刚作祟,就有男生将注意力转到了她身上。那个胖男生又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叫起来:“呀,不是你吗,那天在欢乐谷的!”
   
    另外两个男生也凑过来:“对呀对呀,老四后来跟着你带着孩子跑了!太不够意思了!说,你们俩什么关系?”
   
    洛枳默默地咽下这句充满了歧义的指控,抬头看到张明瑞亮亮的眼睛,脸上是一种她看不懂的神情。也许是夜太黑。
   
    “我跟他不熟,只是顺手帮他个忙,他觉得自己跟着你们,简直是个电灯泡,而且后来你们一走他也就走了,没和我们一起玩,”她笑着解释,“我跟他就见过几次,法导课上。和张明瑞也是那里认识的。”
   
    也许是洛枳语气太平稳,让几个男生觉得没有再八卦下去的兴趣,于是炮火重新转向了张明瑞,所有人都在质疑他去上法导课的目的,话题重新回到了法学院美女的身上。洛枳正要离开,突然听见张明瑞充满挑衅地大叫:“洛枳,你真的不去看盛淮南比赛啊?”
   
    洛枳胸中的一团火熊熊燃起。
   
    她回头轻轻地说:“对了,你们几个过马路的时候注意点儿张明瑞,别让他被车撞到。”
   
    “为什么啊?”胖男孩一脸茫然。
   
    “天太黑了,我怕司机看不见他。”
   
    她继续向前走,张明瑞的脸隐没在夜色中,男生们惊天动地的大笑声也被抛在背后。
   
    第四次法律导论课,洛枳径直在自己惯常的角落里坐下,有点儿意外,张明瑞没在自己旁边。前两周他都是早早坐在最后一排招呼自己,说给她占座了—其实,这个位置从来都不需要特意占座的。
   
    她坐下之后环顾了一下,看到盛淮南来了,但是和张明瑞一起坐在遥远的第三排。就在这时候,手机振动,显示的是盛淮南的名字。
   
    “是不是来得太晚才总是坐在那样的角落?以后帮你在前面占座位?”
   
    她愣了片刻。
   
    “不必了。我喜欢坐在这儿,谢谢你。”她回复。
   
    消失三周,再问这样一句不咸不淡的话来缓和关系,她心中惘然。她喜欢他,他却一定不喜欢她—这不是妄自菲薄。牵了手之后消失三周,再这样随意地拉拢关系破冰,无论如何都不是动情的表现。既然如此就放下,一定要放下,不要再对牵手的事情耿耿于怀。
   
    洛枳就像在背诵政治课本一样,把这个想法默念了三遍。
   
    “你喜欢什么动画电影吗?短篇的也行,十三集左右的那种。没有时间一集集地追长篇动画片的更新了,想看些电影。”他问。
   
    她认真地回想了一下:“老片子,《岁月的童话》。有时间看看吧。”
   
    他回复的口气很奇怪:“你是说,《岁月的童话》?”
   
    洛枳把手机收回手机套,不想再说什么。
   
    张明瑞回头看了一眼,那时候洛枳刚好从后门进来,灰蓝的格子衬衫和简单的马尾辫,面无表情,无视前面的空座,径直坐到最后一排的角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