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暗恋:橘生淮南(全集) > 第93章 橘生淮南

第93章 橘生淮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从来都没有把肥肉摆在凳子的横档儿上,也没有和人家女主人说过那样的话。
   
    “我也没有练成用三根筷子吃饭。那只是因为我喜欢你,听说过,才去试试的。
   
    “那年那场大雨,我本来在宿舍,是你问我有没有被雨困住,我才跑了出去。
   
    “我对你还撒过什么谎,我现在都已经想不起来了。我想,我应该跟你道个歉吧。
   
    “但是我撒谎,只是因为我喜欢你,我也希望你能喜欢我而已。”
   
    洛枳紧紧抱着他,脸颊贴在他的胸口上。她闭着眼睛,多年来所有沉积在心中的故事此刻一个个浮出水面,像一盏盏灯火,丝毫不逊色于北京的夜。
   
    “在高中认识你以前,我一直在想,我一定要比你强,这样我妈妈就不会再生气了。我把你想象成特别狰狞的坏人的儿子,我成绩要比你好,要学会很多能展示的才艺,以后一定要比你出名、优秀,这样妈妈就会觉得老天有眼。可是越这样想,越能想起当时你跑过来找我玩,跟我说‘奉天承运,朕要娶她’。你是个多好的人。
   
    “可你的名字还是出现在报纸上、传言中。优秀少先队员、优秀班集体发言代表、竞赛金牌。我到现在还记得,有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你参加希望英语大赛的一篇很短的采访,吓得把整捆报纸都扔下楼了,差点儿砸到人。
   
    “谢天谢地,中考我考得特别好,全市前十都没有你的名字,你考砸了比我自己考好了还让我开心。
   
    “直到后来,我遇见了你。
   
    “我什么都知道,可我还是喜欢你。”
   
    盛淮南静静地听着,紧紧地抱着她,下巴蹭着她的头顶,听了半晌才轻轻地说:“洛枳,我真希望我能重新成为以前你喜欢的那个盛淮南。”
   
    洛枳怔住了。
   
    她一直絮絮地说着,曾经的盛淮南有多么优秀,她又是如何执拗地去接近那个优秀的盛淮南,却无法让现在的他相信她仍然会将这份爱坚持下去。
   
    “谢谢你曾经这样爱过我。”
   
    “不是曾经。”她出声纠正。
   
    “现在也是。可未来未必是。我没法儿保证我还能是你喜欢的那个人。你现在这样喜欢这个人,以后就未必了。我不希望你后悔。”
   
    她知道盛淮南说的都是对的。如果他家没有倒,他毕业后也一定是要出国读书的,她面临的将是家庭和距离的阻隔。那时她尚且不怕,然而现在,天堑明明白白地横在盛淮南的眼里。
   
    她想给他承诺,却没有办法说出口。过去再如何绵厚,也无法抚慰现在的他。
   
    轻飘飘一句“无论如何我都永远爱你”就足够了吗?失信的人,未免太多。
   
    洛枳想起朱颜说的,你们小年轻有信念,是因为天真。
   
    她多么希望,他们都是天真的小年轻。
   
    他们就站在北京的中心,东南西北的高楼拔地而起,带着流光溢彩,将一切吞没包围。
   
    身后的鼓楼大街如一条Y字形的血管,车灯连缀,璀璨夺目。
   
    不知道多少个夜晚,多少个失意的人站在这座帝王归魂的山上,看着北京。
   
    他们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三天后,盛淮南飞离北京。
   
    洛枳并没有去送他。她坐在办公室里,焦头烂额地调整着下午会议需要的PPT,抬起头的时候,十点十五分,她爱的人已经飞走了十五分钟。
   
    她不知道十五分钟能飞到怎样的高度,是不是已经穿越了云层。
   
    “盛淮南,再见了。”
   
    洛枳喃喃着,说给打印机听。
   
    洛枳发现自己并没有太难过。她已经度过了一整年没有盛淮南的时光。他惊鸿一瞥地出现,然后消失,就像某个夜晚做了梦,睡醒后第二天站在地铁里,闻着满车厢韭菜鸡蛋馅饼的味道,伤心都假得像戏本。
   
    她的爱情开始时是个秘密,当秘密揭开,爱情也结束了。
   
    只不过,他离开的这天下午,结束了工作的洛枳踩着高跟鞋疲惫地穿过图书馆背后的园子时,忽然感觉到一种无法形容的钝痛趴在背上,随着她的步伐,摇摇晃晃。
   
    那个园子曾经住满了各种大师,现在因为故人仙去而渐渐空下来。从熙熙攘攘的校园里踏入低矮围墙隔开的世界,外面浮躁的暑气忽然就消散了,郁郁葱葱的树木遮蔽了毒辣的日头,一座座老房子在静谧的过去伫立,怀念着它们的主人。
   
    她曾经常常和盛淮南牵着手,从这个园子一路穿过去,一边对着门牌号辨认曾经有哪些学者大师住在这里,讲着旧闻,悠悠闲闲地路过。
   
    洛枳看到一只流浪猫,轻巧地跳上围墙,往她身后的方向看。
   
    于是她也回过头。
   
    透过背后不高的围墙,洛枳看到一扇绿色纱门被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推开,露出因为高堆书丛而显得过分拥挤的走廊。院子里,一位老人坐在石凳上,看到老伴儿走出来,就站起身,拄着拐杖缓缓走到门前,颤巍巍地递过一枝盛开的丁香。
   
    丁香在夕阳的映照下,如雪一样白。
   
    老奶奶微微笑了一下,接过来。
   
    洛枳看着看着,就泪眼模糊了。
   
    那是她法学院双学位的一位教授。“文化大革命”时期,他是知识分子臭老九,连累了自己的夫人。那时离婚的人何其多,在那个人性扭曲的时代,渺小的个人为了避祸,做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离婚更不算什么。
   
    然而夫人一直没有同意。
   
    “她当时对我说,我们只考虑着分开对彼此好,从来没有想过,如果在一起,对两个人有多好。”
   
    当时洛枳听到这句话,拿出日记本认认真真地记下来,盛淮南却在一边感慨,可惜太多人都不是能够共患难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