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学魔养成系统 > 381 该干点正事了!

381 该干点正事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数理教学楼中,归见风已经被半个学院的大一同学包围了。
  
  即便是在蓟大数院,风神也是新生中最高的那座山峰,无论服与不服,他初三数竞成名,16岁问鼎IMO的事实都是无可辩驳的。
  
  只是,自开学伊始,他的行踪就十分飘渺不定,很少出现在教室,且几乎从未住过宿舍,教师们也都是听之任之的态度,完全没有追究出勤、住宿一类的事情。
  
  谁想到他直接憋了个大。
  
  岂止是同学,就连对数院的老师教授来说,昨晚都是一个惊魂夜。
  
  最先被惊到的还是沈越岑,他一直有个纪律性很强的习惯,就是在四大数学期刊网站公布论文条目的第一时间,在线阅览目录和索引。
  
  身为老数学家,在阅览的时候第一眼往往不是去扫论文题目,而是关注论文作者,以此为参照再去阅览题目和主要内容,心里会更有谱一下。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个奇怪的名字JianfengGui。
  
  因为是完全独立唯一作者的关系,这个名字过于显眼。
  
  到这会儿,沈越岑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归见风。
  
  他的第一反应是这应该是一位在镁国从事研究的华裔数学家,毕竟这本杂志上80%以上的情况都是这样。
  
  然后沈越岑就习惯性地点开了姓名标签,阅览作者的资料。
  
  然后他就看到了“Pekinguniversity”和“DepartmentofMathematics”。
  
  过于眼熟。
  
  好像是我管的地盘来着……
  
  这会儿再掉回头研究JianfengGui这个名字。
  
  瞪眼也就出现了。
  
  沈越岑马上去问有可能与归见风接触的教授和老师,结果并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又因为归见风不用手机的关系,只好联系上了他的父亲。
  
  结果就连他父亲也都不知道这件事。
  
  好歹是沈越岑有点面子,归见风才在晚些时候回来电话。
  
  一问方知,原来是归见风在暑假时随手投的稿。
  
  可他……自己也不知道已经发表了。
  
  还是沈越岑告诉他之后,打开电子邮件后才发现了期刊编辑部一系列的沟通请求,本来《数学发明》是希望他再改一改,但几次联系无果,又不忍割弃,干脆就硬来了。
  
  就如同李峥在进入大学前始终克制专项学习一样,归见风在高中毕业前也没有贸然向数学前沿挺近。
  
  而随着毕业解封,在向数学殿堂挺近的过程中,难免会产生了一些小想法,其中自认为妙的,随手记下来,发个邮件投稿,也只是普普通通的事情罢了。
  
  沈越岑知道,对这样的人,怎么夸奖也没什么大用,也就只好平复心情,哄着他周一来学校,中午见一面。
  
  对沈越岑,归见风也是骨子里的尊重,只好顶住压力来学校上课。
  
  一开始还好,大家都比较自觉地保持了距离。
  
  可随着某一时刻校公众号的大新闻,教室里的人都不可克制地望了过来,下课铃声一响,就像疯了一样围拥而上。
  
  “牛逼啊,风神!!”
  
  “变形量子化是什么??我刚刚问研究生大哥,他都说不太清楚啊。”
  
  “大佬可算把英培那个逼给压下去了!”
  
  “你真的只有16岁吗??”
  
  无数的问题、信息与表情向海啸一样冲击而来,期待他的回应。
  
  他们本无恶意,但在归见风的世界里,这比世界末日还要可怕。
  
  不要说说话,连呼吸都开始变得艰难。
  
  旁人却只当他腼腆,更加把劲儿地送上了称赞。
  
  正当归见风连抬手从书包里拿药都抬不起来的时候,一个异常勇猛的声音突然冲破了层层厚厚的嘈杂。
  
  “停!前1000个质数给我算一遍!!”
  
  归见风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逼就推开众人冲上前来,背起了书包,然后……
  
  一把抱起他就往外跑。
  
  那逼一边跑还一边喊着:“2,3,5,7,11,然后呢,该谁了?”
  
  “13……”归见风傻傻地点着头,“17,19……”
  
  就这样,他一路想到了“997”。
  
  不知不觉间,周围的嘈杂已无声瓦解,他眼前只剩下了一个纯净的世界,一个午时静静的湖面,以及一个气喘吁吁的李峥。
  
  “呼……”李峥将他放在椅子上,才往旁边一坐,擦了把汗道,“坚持5公里负重跑的成果……想不到用在了这里。”
  
  归见风这才四下惊望,见并没有几个人,这才顺过了这口气,满脸抱歉地望向李峥。
  
  “对不起,对不起……”
  
  “不行的。”李峥甩了把汗咧嘴笑道,“一句对不起怎么能偿还呢。”
  
  “那……一起上自习?”
  
  “那个再说,先给我揉一下。”李峥说着抱着归见风的脖子就是一通揉脸,“你小子就知道闷声发大财,也不联系我……”
  
  归见风挣扎着呜呜道:“你也可以联系我啊。”
  
  “你连个电话都没有,我联系个空气!”
  
  “……你……你可以发邮件啊。”
  
  “你咋不让我给你写信呢。”
  
  “写信更好……呃……知道了,知道了,别揉了……我回头弄个手机,只告诉你一个人号码,好了吧……”
  
  “这个可以。”李峥这才松开手。
  
  归见风用了很久才缓过来,委屈地看着李峥:“我爸都没这么弄过我……”
  
  “哎,别这么客气。”李峥挑眉笑道,“你非说在学校的时候要认我当爹,倒也不是不行。”
  
  “滚!”归见风揉着脖子傻笑道,“还是要谢谢你,刚才那样突然被围住,太可怕了……”
  
  李峥也是眉头一皱:“你们学院老师不知道你的情况么?”
  
  “我爸跟学校说过,千万不要让我太被关注……”归见风哼哼道,“唉,没办法,实力不允许啊。”
  
  “这点我也是感同身受。”李峥也跟着哼哼起来,“一篇论文而已,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啊?你也发了吗?”
  
  “别提了,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工作。”李峥扭过头,正儿八经地努了努嘴,“要不要来我这边一起整个大活?”
  
  “只跟你么?”归见风咽了口吐沫。
  
  “应该还有别人吧……”
  
  “有逾静的话也行。”归见风连连点头。
  
  “可能还会有一些……”
  
  “啊,这……”归见风揉起后脑勺了。
  
  李峥赶紧又拥了上去:“不过你可以不见他们,只跟我和你嫂嫂交流,如何?”
  
  “啊?你们已经……”归见风惊得小孩捂嘴。
  
  李峥神气抱胸:“哼哼,对,已经是你嫂嫂了,见面的时候注意叫峥嫂。”
  
  “好奇怪啊……”归见风捂嘴笑道,“叫你静姐夫吧,还是。”
  
  “???不行!必须峥嫂,这是原则问题。”
  
  “知道了,静姐夫。”归见风笑着笑着,突然一瞪眼,抬手瞅了眼手表,“哎呀,迟到了。”
  
  “迟到?”李峥大手一扬,“上个鸡儿的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