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捡漏 > 0017 倔强的女孩 国庆快乐!

0017 倔强的女孩 国庆快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jinru七月,锦城在经历了前些天的看海之后,天气变得异常狠辣,连续几天室外四十度的高温让整个城市就如同一个大蒸笼。
  
    午后的阳光最是刺人,阳光透过冬青树的树叶照射下来,将地面照得千奇百怪。
  
    蹬了几公里,金锋也累得气喘吁吁,靠着人行道慢慢前行。
  
    林荫树下,知鸟不知疲倦的嚎叫,让人心烦。
  
    前面围了一大群人,将人行道挡得严严实实。
  
    人群里爆发出一个凄厉的哭声,在酷暑的午后听着很是渗人。
  
    金锋推着三轮正准备绕过去,无意间的一瞥,停了下来。
  
    一个女孩跪在地上,紧紧的握住拳头。
  
    在女孩的脚下,躺着一个老头。
  
    这个老头,金锋在今天见过两次。
  
    第一次看到这老头是在那刘教授的三苏堂。这人求着让刘教授参加后天某个约会。
  
    也就是因为他,金锋见到了那方胆昭日月的图章。
  
    这枚印戳,就算化成灰,金锋也不会忘记。
  
    因为,这枚印戳自己曾经上过手。
  
    凡是自己上过手的东西,金锋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第二次看到这老头是在覃允华的銭莊。
  
    这人捧着大红包请覃允华鉴定那方印着胆昭日月的印戳图章的真伪。
  
    这个老头自称孙林国。
  
    覃允华为人不错,但鉴定结果却是令孙林国失望,从孙林国离开的那一瞬间,只有金锋才看见了孙林国眼中的绝望。
  
    甚至金锋还看见了孙林国眼里的那抹决绝。
  
    没想到才过了多久,转眼又再次遇上,孙林国却已经躺在了地上。
  
    地上的孙林国面色灰败,有些发青,双眼鼓得老大,全身僵直,几乎没有了心跳,手里兀自还紧紧的握着竖八行的信笺。
  
    这类情况多半是因为突发的心梗或者脑溢血,印戳被鉴定为假对孙林国的打击不轻,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突发心梗或脑溢血也在情理当中。
  
    跪在孙林国身边的是一位短发齐耳的个性女孩。
  
    上半身穿的一件薄薄的黑色真丝露脐吊带,虽然跪着弯着腰,却依旧盖不住那傲人的挺拔。
  
    精致深深的锁骨,蓬松的吊带在女孩的轻轻抽噎间起起伏伏,沟壑深深,春光无限。
  
    平坦的小腹哪怕是跪着也看不着一丝丝的赘肉,下半身穿着一条短短的牛仔短裤,紧紧的绷着,古铜色的长腿说明这女孩一定从事位跟运动有关的职业。
  
    锁骨精致,细腰盈盈,面若桃花般娇艳,野性十足,让人怦然心动。
  
    女孩跪在孙林国身边,十指呈叠加摁在孙林国胸口,不停的摁压。
  
    嘴里急促低沉的数着数字,当数到十的时候,女孩立刻放弃摁压胸腔,捏着孙林国的鼻子进行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三秒之后停顿,女孩再次摁压孙林国胸腔,做起了心肺复苏。
  
    整个过程时间力道拿捏得相当准确,可见这女孩是个专业级的人士。
  
    心扉复苏做了以后,女孩附耳趴在孙林国胸口,仔细听了几秒,跟着再次人工呼吸起来。
  
    连续几次,孙林国依旧没有动静,脸上已经呈现出了青灰色,那是死气的凝结。
  
    女孩却是没有放弃。
  
    一次又一次机械准确的做着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嘴里机械的数着数字。
  
    毒辣的阳光无情照射下来,女孩全身早已经湿透,额头上的汗水一滴滴的滴下来,呼吸急促,面色越来越苍白。
  
    又一次的人工呼吸、心脉复苏过后,孙林国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女孩跪坐在炙热的地面,紧紧闭上眼睛,攥紧拳头,仰天发出一声尖锐的悲嚎。
  
    “你快醒啊,你醒过来啊——”
  
    “醒过来呀——”
  
    “啊——”
  
    女孩颓然垂下脑袋,泪水跟汗水漱漱而下。
  
    “你们看什么看啊,都给老娘走开。”
  
    “人死了你们高兴是吧?”
  
    “滚——”
  
    围观的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无动于衷,好些个男人从始到终都贪婪的盯着女孩爆露的身体,眼神龌龊而卑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