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法医穿越记事 > 第101章 最终章

第101章 最终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cpa300_4();    庄重接到圣旨的时候也是目瞪口呆,他其实之前就已经知道封焕一直在向皇帝讨赐婚的圣旨,只是皇帝一直没有回复,可完全没有想到是封焕要下嫁啊!依照封焕的身份赐婚给他迎娶一个男子都是天大的委屈,必是会引来朝中各种猜忌和反对。虽说男子配对在大佑是允许的,可这也是流行于民间而已,高官都无几人会走这条路。大多人家是为了联姻,或者约束某些子嗣才会运用这手段,除去这些不是没有其他缘故,但是十分稀少,而宗室里可从不曾有过这先例。

    可万万没有想到皇帝不仅给身份尊贵的封焕赐了个男妃,还是下嫁!虽说都是男人,可成婚也是按照男女结婚的习俗。嫁人和娶妻那是两码事,这世界女子地位低,而同样的嫁人的男子地位也很低,甚至比女子还要低,入朝为官都会成了妄想。嗣昭王是多心高气傲的主儿,皇帝竟然会下这样的旨意,这是两叔侄闹翻了吗?是不是嗣昭王做了什么天理不容之事,皇帝才会如此责难?

    一时间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毕竟实在是太匪夷所思。当初官家如此宠爱嗣昭王,嗣昭王更是飞扬跋扈的存在,如今却落得这样的下场,真是令人嘘唏。所有人不免想到太子妃刚刚诞下的皇孙,以及尹家的下场,琢磨里面的关联。莫非官家从前虽属意太子,却因为他无子所以将嗣昭王和二皇子作为备选,如今太子没有了这一层顾虑,就开始为太子斩处后患了?

    庄重脑子嗡嗡嗡作响,接过圣旨后连忙上前询问宣旨太监。

    “公公,官家到底是何意?怎么能让王爷下嫁给我呢?”

    太监笑眯眯的接过庄重私下递来的红包,道:“庄提刑莫用多想,这些都是嗣昭王所求的。”

    庄重直接瞪大了眼,虽然他也有些预料到,可真的肯定的时候也大吃一惊。

    太监低声在庄重耳边道:“官家之前一直不肯下旨正是觉得太过荒谬,可嗣昭王倔强起来官家也没了法子。庄提刑真是好福气,以后更应珍惜才是。”

    太监意有所指,庄重顿时明了,这绝对不仅仅是让他珍惜嗣昭王,也是让他以后好好为皇帝卖命。如果是他嫁给封焕,只怕这提刑官一位就得放弃了。之前封焕说过他会解决这件事,庄重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法子。他本来都打算好,若是实在不行,他也不一定要做这个官,以后衙门里有事让他去验尸即可,他之前都与孙朝阳说好了。老实说他更擅长的还是验尸勘察,而不是刑侦破案。

    不管如何,封焕能为他做到这般地步,实属不易。毕竟在这个世界以男子之躯下嫁,终究是一种侮辱,何况封焕是那么骄傲的人。虽说谁是嫁谁是娶于他们而言并没有什么不同,可这身份注定了有些事不得不在乎。

    庄重接到圣旨心中无法平静,焦急的等待封焕归来,他现在想要尽快的看到这个男人!

    可封焕一直未归,庄重却听到了贤太妃大闹宫中的消息。

    贤太妃听到自家宝贝儿子被皇帝一个圣旨就要下嫁给一个小小的五品官员,直接就被气炸了。将太妃礼服穿好,气势汹汹的杀进了皇宫,为他的儿子,为已故的贤王,为自己讨回公道!他把她的丈夫毁了还不够,还要毁了自己的儿子吗?!

    贤太妃一路未受到阻拦,皇帝和封焕已经恭候多时。

    “母妃。”

    贤太妃见他们表情平静,一副早就料到她会来的模样,顿时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顿时恨铁不成钢的咒骂起来,“那个小妖精到底给你下了什么药,竟然让你做到这般地步!”

    若非时机不对,封焕还真想笑,小妖精什么的……杀伤力太大了。

    “母妃……”封焕正想解释什么却被贤太妃打断了。

    贤太妃怒瞪着皇帝,完全不因为对方的身份而有所收敛,甚至直呼其名,“封桐,你是不是想要将我们一家都逼死!别说什么这是我儿的意思,他会有今天都是你故意的!我的丈夫已经被你害死,你现在还不肯放过我们母子吗?!”

    皇帝并未因这些大逆不道的话语恼怒,只叹道:“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执迷不悟。”

    贤太妃冷笑,“到底是我执迷不悟,还是你欺人太甚!”

    皇帝摇了摇头,看向封焕,“焕儿,你是不是也曾怀疑过我?认为我为了这座江山而害死自己的兄长?”

    封焕顿了顿,当年的事他已经无从查起,皇帝确实有这样做的理由,毕竟当年之事确实经不起推敲。镇南王当时虽然嚣张,以有自立为王的势头,这才会派自己的父亲前去震慑。可镇南王却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和实力敢与大佑正面为敌,至少当时时机还未成熟。可他偏偏就对作为使者的贤王下了狠手,结果惹来杀身之祸。镇南王并非无脑冲动之人,怎么会如此糊涂呢?这一切都藏着蹊跷,让人生疑。

    他请旨将自己下嫁给庄重,何尝不是为了保命。皇帝从小宠爱他,给他巨大的权力,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待遇,却也是一张催命符。不管从前如何,他都已经远离了那个位置,更何况当年他的父亲只不过是先皇属意的皇子而已,却并没有正式公开表示过什么。可皇帝那般待他,等他仙逝以后,未来的皇帝该如何对他?多半他是没有什么好下场,即便太子现在对他如同亲兄弟,可真的坐上了那个位置,谁知道会如何呢。伴君如伴虎,从不是一句虚言。

    “当年真相到底如何?”

    皇帝看了他一眼,目光透着阴冷,“若得了真相你应知道结果会如何,你可是要成婚的人。”

    封焕却没有半点犹豫,“他比我更想要知道答案。”

    那家伙正义着呢,只要是案子就想查明真相,庆幸不是那么鲁莽,他也有能力护得住他。而关于自己的事,不用想,就知道对方多关心。

    “不愧是他的儿子。”皇帝拍了拍他的肩膀,递上一封书信,书信已经很旧,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封焕接了过来,正想打开看清上面的字,被皇帝点了点,指着一碗水道:“用那个泡一泡,然后对着灯看。”

    封焕顿时明了这是一封密信,真正的乾坤藏在里头。

    这封信真正的内容逐渐呈现,封焕看清上头的字顿时瞪大了眼,“这,这是父王的字!”

    封焕虽然年幼丧父,可是家中有许多贤王的字迹,因此并不陌生,反而十分熟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