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678 艾斯,收手吧! 1万2千字

678 艾斯,收手吧! 1万2千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离开威士忌山峰岛屿,梅丽号再度扬帆起航!
  
  ……
  
  “薇薇是阿拉巴斯坦的公主?!”
  
  “我们现在和王下七武海之一的克洛克达尔成为了敌人?!”
  
  甲板上,被路飞一路拖上船的山治金发凌乱,乌索普鼻子歪歪扭扭,两人一左一右二脸懵逼,昨晚明明还热热闹闹开宴会呢,怎么一觉醒来,世界都变了的样子。
  
  我们睡了一夜,究竟错过了多少?!
  
  “有架打,居然不叫醒我啊?”山治很不爽地顶住索隆的额头,“绿藻头!你把对手都抢了是不是?”
  
  “啊?”索隆不爽,“自己喝得烂醉,还好意思埋怨哪?”
  
  罗宾听完了路飞、娜美,还有昨夜同样参战的乔巴——乔巴昨晚本来就没有喝酒,自然不会喝醉,听到外面打架的动静就惊慌失措地跑出去,卷入了大混战——的娓娓道来,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她梳理道:“服务生小姐其实是来自阿拉巴斯坦的公主,卧底进入了名叫巴洛克华特的组织,查出了他们背后的老板是王下七武海之一的克洛克达尔,而克洛克达尔就是引起阿拉巴斯坦国内动荡甚至革命的幕后黑手。最后,昨晚路飞和娜美答应了帮助服务生小姐回去阿拉巴斯坦……是这样吗?”
  
  乌索普一脸惊叹,“虽然把事情说清楚了,但为什么罗宾你连提起克洛克达尔都还是这样一脸的平静啊?!”
  
  娜美也心有余悸地点点头,“对啊对啊,罗宾姐,那可是王下七武海诶!没想到我们刚进入伟大航路,就被这么可怕的家伙给盯上了……”
  
  昨夜,巴洛克社团的几个杀手,已经将他们几个的画像记下,就算他们不帮薇薇回阿拉巴斯坦,他们也毫无疑问地已经被巴洛克给盯上了。
  
  路飞抱着手臂,无所谓道:“有什么关系,反正早晚也会跟那种家伙对上嘛!”
  
  “是啊,”索隆嘿嘿一笑,“不砍一砍这种级别的家伙,还怎么当世界第一大剑豪……”
  
  罗宾看着路飞、索隆、山治……不置可否道:“王下七武海确实也没什么了不起。但是,克洛克达尔是自然系的能力者,想要打败他的话,如果不能掌握武装色霸气……是没有多少胜算的。”
  
  “霸气?”“自然系?”
  
  索隆、山治、乌索普,甚至路飞,都动作整齐地歪头,头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B.I.B』无语,那三个疑惑情有可原,路飞你凑什么热闹?
  
  路飞哈哈笑着问:“武装色我知道,但什么是自然系?”
  
  这里的顺序也反了啊……『B.I.B』和罗宾都哑然。路飞这成长的步调太奇怪了,最先掌握了霸王色,然而不仅武装色没有入门,就连最基础的恶魔果实分类都不太清楚。
  
  于是,罗宾简明扼要地介绍了一番,从恶魔果实的三系分类,到霸气的三色分类。
  
  虽然在林奇的霸气修炼理念中,霸气就是霸气,不论是武装色、见闻色还是霸王色,都只是难易程度、应用方向不同的技巧而已,本质上还是同一种东西。
  
  但,对并没有条件系统性地学习林奇的霸气经验的路飞、索隆、山治等人而言,罗宾也没有必要向他们节外生枝,直接简单地用普遍传播的霸气分类科普了一下。
  
  也是因此,索隆、山治、乌索普等人第一次知道了路飞那种震慑的能力的独特。
  
  百万人中无一的“王者资质”……
  
  虽然知道这个笨蛋船长其实很厉害,但没想到……原来这么厉害啊?!
  
  而在一旁,薇薇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惊疑不定地看向罗宾科普霸气和恶魔果实的侧脸,总感觉她的脸,我好像在哪里曾经见过……
  
  另外,罗宾这个名字也……
  
  这是认出来了?『B.I.B』凑在薇薇面前观察。
  
  “啊!!!!”薇薇突然吓得眼珠子都要冒出来了,“什么东西啊??!!!”她旁边的快跑鸭卡鲁也是同样的目瞪鸭呆、魂飞魄散的表情。
  
  『不好意思……』漆黑的面甲上狭长的双眼泛着微光,在空气里隐去。『一不小心实体化了……』
  
  它肯定是故意的……
  
  船上的其他人看着再度消失的漆黑头盔。
  
  薇薇泪目,“这艘海贼船上到处都好奇怪……”
  
  “哈哈哈!”路飞大笑,“这样才有趣啊。”
  
  ~~~~~~~~~~
  
  “没错,跟仙人掌岛的磁力相互吸引,并且是我们下一个目的地的岛屿……就是前面那个!”
  
  梅丽号缓缓驶入延伸入岛内的一条海道。
  
  甲板上,薇薇有点紧张,“小心,这座岛的气氛让人感觉很凝重……”乌索普吓一跳,“难道会有怪物出现?!”山治叼着烟,“那不是正好吗,反正我们船上也需要补充粮食了。”
  
  海道两岸的丛林深邃幽暗,树木高大古朴,仿佛一片秘境之地。
  
  “你们看!”娜美吃惊地看着岸上,“这些植物,我从没在图鉴上看过……”乔巴也两眼放光,“或许能找到罕见的草药呢!”
  
  忽然一股啸声从头顶划过,索隆抬头,看到是一头翼展超过四十米的巨鸟在他们头顶飞过,很快丛林深处也传来低沉的咆哮声,大地微微震颤,一头是正常情况下数倍大的斑斓猛虎浑身是血地栽倒在另一侧的岸边,眼看就死了。娜美惊慌道:“不对劲不对劲!这座岛很不对劲啊……我们还是在船上等到磁力储存结束吧?然后尽快离开这座——”
  
  “你说的太迟了,娜美。”索隆用和道一文字敲了一下旁边的草帽,“不让这家伙登陆这座岛,恐怕已经不可能了。”
  
  娜美泪目,“说得也是啊!”
  
  “山治,我要海贼便当!”路飞兴奋得大喊,“我闻到了冒险的味道!!!!”
  
  “太乱来了吧……”乌索普陪着娜美一起泪目。
  
  “确实需要小心。”
  
  罗宾走到船头,远远地看着这座岛深邃的丛林深处,“岛上除了有许多大型动物之外,还有两个……身高都超过20米,这种个头的人型生物,莫非是巨人族吗?”
  
  “巨~~人~~族~~?!!”
  
  乌索普和路飞同时两眼星星狂闪地扭头看向说话的罗宾。
  
  拿上海贼便当,路飞和乌索普一溜烟地冲进了岛屿的从林深处,隐隐传来乌索普兴奋之余的紧张声音:“路飞,你要保护我喔……”
  
  “真是的,既然害怕,干嘛还跟着路飞过去?”娜美无语叹气。
  
  罗宾也跳下船,“我也想去散个步。顺便做点考察……”她的本职到底不是海贼,而是个考古学家、历史学家。看到这样一座太古之岛,很有研究的冲动——顺便也能暂时转移一些心事。
  
  “我也一样!”乔巴举蹄,带上背包跟上罗宾,“这里好多珍稀的植物,好期待呢~~”
  
  “……”薇薇看着罗宾的背影,忽然喊道:“等等我!”翻身跳下船,“卡鲁,跟上来。”
  
  “呃……”转眼间就跑掉这么多人,娜美相当无语,也连忙跳下船跟上罗宾、乔巴和薇薇,“罗宾姐,等等我啦。”总感觉,待在罗宾姐旁边,比其他不靠谱的安心多了!
  
  “船上的三个大美女都上了岛,身为骑士的我可不能坐视不理啊。”山治整了整领结,眼冒桃心地跳下船,扭来扭去地跟了过去,“罗宾姐~娜美小姐~薇薇~~”乔巴好气,“只漏了我啊?!”山治哈哈一笑,“今天给你做棉花糖要不要?”乔巴两眼星星流口水,“要!”几人渐渐走入丛林中。
  
  罗宾回头看了一眼,甲板上黑色战甲凌空盘腿飘浮,裹在一团漆黑的火焰状能量中,在默默修行。
  
  ……
  
  “骑士?你不是厨师么?”
  
  索隆摇摇头,回身在船边靠坐下。他本来也想去散个步,但一转眼船上就剩他一个了,就索性留下来看船。
  
  『B.I.B』本来还以为这货会像野比大雄一样,秒躺秒睡,结果过了好一会儿,扭头一看,索隆还是枕着双手,靠在围栏,翘着腿,睁着眼睛面色平静,三把刀子静静地横放在他肚兜上。
  
  『在想什么?』漆黑的头盔突然在索隆眼前浮现,给他吓出一头黑线,“你怎么又冷不丁地吓人啊?!”
  
  『嗯?』黑色头盔歪歪头,狭长的双眸盯着失态的年轻剑豪,『你一直直勾勾地瞪着眼不睡觉,我还以为你是知道我在船上呢。』
  
  “我怎么会知道啊?”
  
  索隆龇牙,搓了搓一头绿色的短发,望着天空中飘过的白云,自语道,“你们不是说,只有掌握了那个什么见闻色霸气,才能主动感知到你的存在吗……”
  
  『看来你很在意这个嘛。』黑色头盔在索隆眼前悬空晃悠。
  
  “不只是我……”索隆按着腿上横放的三把刀,一阵风将他左耳的三只耳坠吹得轻轻晃动,他淡淡道,“卷眉厨子,乌索普,还有乔巴,大家都一样……既然只有掌握什么霸气到时候才能保护伙伴,更不至于拖后腿的话,那我们也就只有尽快掌握它了。”年轻的剑士微微一笑,“罗宾不是说么——霸气,是每个人都潜藏的一种力量。这不是最公平的事情了吗?”
  
  『还真是令人感动的发言啊。』漆黑头盔道,『我都想流眼泪了。可惜我只是个铠甲,没有这个功能。』
  
  “少来啦!”索隆脸竟一红,扬起和道一文字敲去。没有霸气,当然敲了个空。
  
  不过,漆黑的机甲手掌带着火焰纹路,一把握住和道一文字。
  
  『这把刀,是和道一文字,大快刀二十一工之一。没错吧?』
  
  “锵”地一声,『B.I.B』抽刀出鞘,露出几寸雪亮泛着寒光的刀身。
  
  “是啊。”索隆说,“我师父托付给我的刀子。是我的宝物。”
  
  漆黑的头盔飘在半空,狭长的双眸泛着微光,凝视着索隆,『即使从字面意义上来理解,‘和道’,‘一文字’,这把刀的刀名,也很显然与和之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索隆惊讶,“和之国,你是指那个传闻中封闭的武士之国?”
  
  『你师父叫什么?』『B.I.B』问。嗯,明知故问。
  
  索隆道:“霜月耕四郎。”
  
  『B.I.B』道:『和之国内的几大领主,其中之一的贵族姓氏,就是霜月。霸气这东西,被和之国的武士们称之为‘流樱’。但是,武士们并不专门去修炼流樱,而是一心精进剑道,或者说……将霸气的修炼,融入到了剑术的精进之中……索隆,我认为你师父霜月耕四郎,早已将关于‘流樱’的一切,通过剑术化入了你的认知中。你只是还未真的通过剑术的突破,来真正触摸到它……』
  
  ——「索隆,这世上有能够削断钢铁,却连纸片也切不破的剑术呢……这句话,你以后会明白的……」
  
  索隆眼瞳紧缩,突然间回忆起曾经师父似乎无意间的一句提点。
  
  当时自己一头雾水,此刻经『B.I.B』的点拨,有一种拨开云雾见明月的清爽感,一切豁然开朗!
  
  原来如此!
  
  ……
  
  “这是……很少见的十三叶草。”
  
  太古之岛的密林中,罗宾蹲在路边,和乔巴一起观察着路边的珍稀植物。
  
  山治一脸幸福地给娜美和薇薇献殷勤。
  
  “娜美。”罗宾忽然道。
  
  “嗯?”娜美不停地扇着手,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有蚊虫在旁边飞来飞去的。
  
  她肩膀上忽然长出一条手臂,闪电般伸出,将绕着娜美飞的“蚊虫”一把捏住。
  
  罗宾近距离观察道:“卡斯奇亚……没想到这座岛上还有这种毒虫。”
  
  “毒虫?!”娜美大吃一惊,薇薇,尤其是山治,更是吓了一跳。
  
  乔巴也很吃惊,给他们科普道:“这是一种生活在高温潮湿的丛林里的有毒的跳蚤,被它刺伤后,细菌会从伤口进入,初期人体只会有轻微的不适,但过了五天潜伏后,病症就会真正爆发出来,出现四十度的高烧、严重感染、心肌炎、动脉炎、脑炎等等……”
  
  驯鹿每说一句,娜美的脸色就多白一分,特别是罗宾还面无表情地补充了一句:“会死得相当痛苦呢。到第五天,大概是生不如死的状态……”
  
  “娜美!”薇薇很紧张,赶紧在娜美身上摸索,查看有没有被叮咬过的痕迹。
  
  山治赶紧脱下黑西服,披在只穿了露脐小吊带的娜美身上,“我会保护你的,不会有任何虫子能够靠近你!”
  
  “谢谢你,山治君。”娜美有点感动。
  
  山治被这一个眼神奖励得浑身冒火,燃起来了,亢奋不已地在空气里飞速踢腿,似乎恨不得将这座岛上的所有蚊虫跳蚤全部踢死。
  
  “我去提醒其他人小心。”
  
  乔巴不敢耽误,化作驯鹿形态飞奔而去,找路飞、乌索普他们去了。
  
  就算它有备用抗生素,但如果船上的人都被叮咬了,那也不够分的啊!
  
  薇薇紧张道:“还是找个地方……”
  
  “前面是不是就是?”娜美啊了一声,指向前面。
  
  山治、罗宾抬眼看去,前头的丛林里,不知道为何,竟然有个白色的……小房子?四四方方的,和周围的原始密林风格完全就不搭。
  
  ……
  
  “这是蜡烛?”
  
  走进丛林里的奇怪白色小屋后,罗宾指尖摸了一下墙壁,捻了捻。
  
  “屋子里还有桌布,篮子……”娜美穿着黑西服,坐到白色小屋里的白色椅子上,很惊讶地到处看。
  
  “还有一壶茶呢——是热的!”
  
  山治伸手靠近桌上的那个茶壶,感受到一股热意,“看来这间小屋的主人离开没有多久……娜美小姐,你要喝茶吗?”
  
  “谢谢。”娜美点头。
  
  山治开开心心地摆开四只茶杯,给三位女士先倒了,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
  
  “你还好吗?”罗宾和薇薇坐到娜美身旁。
  
  “没感觉任何不适……”娜美摇头,庆幸道,“我应该没有被那个虫子咬到。”
  
  山治喝茶道:“稳妥起见,还是多观察一会儿。”
  
  女士们都同意,一边闲聊,一边喝茶。
  
  毕竟是敢混入赏金猎人组织卧底的一国公主……罗宾喝着茶,察觉到薇薇时不时偷看自己的视线,心中有些了然,估计是这公主有点怀疑自己的身份了……
  
  虽然她有大概十年不曾以妮可.罗宾的身份露面,早已有很多年没有关于她的新闻,但当年的那些旧悬赏令还在大海上流传……
  
  “啵噜啵噜啵噜……”
  
  四人喝着茶,突然角落里传来轻响声,这声音有点耳熟。
  
  “哦,这不是电话虫吗?”山治随意地抬脚一勾,打开了角落里的篮子,面露惊讶,从中拎出来一个有趣的玩意儿,“好肥啊!看来是通讯范围很广的类型。”
  
  他正要随手接起电话虫的话筒,却见薇薇瞪大眼睛,喊道:“等等!先别接!”
  
  “怎么了?”山治惊讶,按住不断叫唤的电话虫的话筒。
  
  “「Mr.3」……”罗宾看着电话虫壳的一侧写的文字,一边喝茶一边缓缓道,“我没记错的话,这是公主所说的巴洛克工作社内高级干部的代号格式。”
  
  “也就是说,这个小屋,是巴洛克的人的基地?!”
  
  山治和娜美大吃一惊,看向一脸凝重的薇薇,后者缓缓点头,“接吧。”
  
  山治伸手在脸上一抹,从容地接起电话,“你好,这里是Mr.3,你哪位?”
  
  电话虫的脸上瞬间变成一副冷酷的死鱼眼,冷冷道:“你昏了头了吗,Mr.3!别忘了,你还没向我报告呢……我是Mr.0!”
  
  Mr.0!
  
  电话虫的另一边,就是王下七武海,克洛克达尔?
  
  娜美和山治狠吃了一惊,再看薇薇的反应,果然也是紧缩瞳孔,很紧张的表现。薇薇抿紧嘴唇,对山治点点头,示意他继续通话,同时对娜美、罗宾摇摇头,大家尽量保持安静。
  
  电话虫口中传出克洛克达尔的声音:“我把指令已经传达给你好几天了,Mr.3,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你已经干掉草帽一行人和薇薇公主了吗?”
  
  山治咬着烟,微微一笑,靠坐在蜡做的沙发背上,从容道:“啊,那个啊,几个刚进入伟大航路的菜鸟海贼和一个娇弱的漂亮公主而已,我早就把他们干掉了。放心,没有人再知道我们社团的秘密,你不用再派人过来刺杀了,Mr.0。”
  
  “那就好。辛苦你了。”电话虫缓缓道,“现在不吉利二人组正在前往你那里,他们要确认你已经完成任务,并且把一枚阿拉巴斯坦的永久指针送给你。”
  
  不吉利二人组?山治疑惑,扭头一看,罗宾朝他指了指白色蜡屋的窗口边,只见一只人立的海獭,一头秃头鸟,身上都长了一条条手臂,被瞬间制服了。
  
  不愧是罗宾姐姐!山治对罗宾比了个大拇指,听到电话虫另一端的沙鳄鱼继续道:“你拿到指针后,立即和Miss黄金周(相同代号,另一个人)过来阿拉巴斯坦。时机已经成熟,现在要开始进行对我们来说……对重要的作战。详细的事情等所有人都到阿拉巴斯坦再具体给你们指示……”
  
  很快,通讯结束。山治放下电话虫的话筒,“看来,这次巴洛克工作社,打算把全部的干部,都调集到阿拉巴斯坦,进行某种大行动啊……”
  
  他忍不住看向薇薇,这个自己的国家,被七武海统领的强大组织盯上的公主……可却见到薇薇死死咬住嘴唇,虽然紧张害怕,但即便咬破嘴唇流血,也没有说出任何软弱之语。
  
  她好坚强啊!娜美在旁看得真切,伸手抱住薇薇拍了拍,心中敬服。
  
  罗宾捡起昏死过去的不吉利二人组送来的阿拉巴斯坦永久指针,看着玻璃罩内纹丝不动指向遥远处的指针,若有所思道:“一个享誉多年的王下七武海……他到底是在阿拉巴斯坦得到什么,才不惜组织这样一个隐秘的组织?而且他本人还在阿拉巴斯坦王国活动多年,培养了相当的声望……”
  
  山治道:“他该不会是想得到阿拉巴斯坦的王位吧?”
  
  “王下七武海是合法海贼,说到做国王,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娜美迟疑。
  
  “不!”薇薇却抬起头,摇了摇头,“这个可能性很小……”
  
  “为什么?”山治和娜美不太明白。为什么薇薇这么确信?
  
  “因为薇薇的姓氏。”罗宾将永久指针放在蜡桌上,推到娜美面前,“奈菲鲁塔丽。”
  
  娜美收好永久指针,疑惑道:“这个姓氏怎么了?”
  
  罗宾缓缓道:“这世上存在十九个高高在上的,凌驾于所有人,包括法律,道德,一切世俗约束之上的,特别的姓氏。而奈菲鲁塔丽,在八百年前,本可以成为第二十个。”
  
  “……她说的没错。”薇薇咬住嘴唇,苦涩道,“虽然奈菲鲁塔丽并非二十个天龙人家族之一,但……即便如此,也不是谁都可以取代奈菲鲁塔丽,成为阿拉巴斯坦的王室的。就算克洛克达尔是王下七武海之一,也没有太大的可能,他自己肯定也明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