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温柔以臻 > 第254章 温柔以臻 大结局

第254章 温柔以臻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温久展留江女士的理由就是温忆归还小,得有她照顾,江女士说:“我可以带忆归一起去。”
  其实温忆归不小了,现在都十一月了,再有两个月,温忆归就一岁了,现在能由人扶着走路,也能开口说话。
  温忆归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喊的第一句称呼就是‘麻麻’,是对着江女士喊的。
  当时旁边没别人,只有温久展。
  听到温忆归问江女士喊‘麻麻’,那一刻温久展的心,简直难以形容。
  可很快江女士就笑着纠正了温忆归,温忆归很聪明,那一次纠正之后,他就再也没问江女士喊过妈妈,都是喊‘伯母’,但咬字不清楚,老是喊不好,后来温老太太就教温忆归喊大妈妈,然后到了温忆归嘴里,就变成了‘大麻麻’,偶尔又会漏掉大字,变成了‘麻麻’。
  一家人都对他这不清晰的发音无能为力,他还小,也就没人会计较。
  外人更加不会去纠这样的称呼来做文章,等孩子长大了,称呼自然就正常了。
  温柔是五月份回的谍城,到现在十一月,又是大半年没见着面。
  加上温柔又怀上了,江女士想去看她,无可厚非,但温久展不想她离开,更加不想她带着温忆归离开,她跟孩子都走了,他回家连个盼头都没了。
  温久展沉默了一瞬,出声说:“马上十二月了,快过年了,忆归也快到一岁了,今年的宴会多,不然我先派人去把温柔接过来,让她陪陪你,等忆归的一岁生日宴席过了,拜完年,再让温柔回去,怎么样?”
  江女士说:“能看到温柔就行,是她来椿城,还是我去谍城,都可以,但顾续上学了,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放假,慕臻的工作也不能耽搁吧?”
  温久展说:“顾续刚上学,还是幼儿园,耽误一个月也没事,反正在幼儿园也是玩,慕臻那边你不用担心,他最近也要来椿城,海上酒店项目已经完成了一大半,他也要趁年前过来检查,做年前和年后的部署。”
  江女士说:“那行吧,看温柔什么时候来,她来了我就不去谍城了。”
  温久展拿了手机就出去,给顾慕臻打电话,说了这件事情。
  顾慕臻说:“我确实要去一趟椿城,就在这个月,行程已经定好了,原本没打算带温柔,你这么说,那我把温柔带上,顾续就算了,我让我父母照顾他。”
  温久展说:“你这一来,就得过完年再回去了,怎么能不带顾续,把顾续带上吧。”
  温久展是怕顾续不来,江女士会失落,可顾慕臻也有顾慕臻的顾虑,温柔才怀一个月,他原本确实不会带温柔跑椿城,但江女士既想见,他就带温柔来,可他只能照顾温柔一个人,多个顾续就不行了。
  顾慕臻说:“我还是不带顾续了,月下旬我带温柔过去,机票是二十三号,还是中午到。”
  劝不动顾慕臻,温久展也不劝了,江女士最想看的人是温柔,只要温柔能来就行。
  温久展说:“好,那天我让唐姜去接你们。”
  “嗯。”
  两个人结束对话,顾慕臻回卧室,把这事告诉给了温柔,温柔知道这个月顾慕臻要去椿城,检查那个海上酒店项目一事,当时顾慕臻也说了,他一个人去就行了。
  温柔因为要照顾顾续,顾续又在上学,也就说不去。
  可这会儿顾慕臻又说要带她去。
  温柔问:“我们都走了,顾续呢?”
  顾慕臻说:“让我父母照顾,也就一两个月,家里还有蓝姨,你不用担心顾续没人照顾。”
  温柔哦了一声,倒也不再担心顾续,她只是伸手摸了摸肚子。
  顾慕臻看她摸肚子的动作,额头抽了抽,问她:“饿了?”
  温柔说:“也不是很饿。”
  顾慕臻心想,那还真是饿了。
  她怀这胎跟上胎不一样,怀这胎老是吐,这才一个多月,她都是吃什么吐什么。
  顾慕臻走过去将她搂到怀里,手也贴到她的手上,心疼道:“你想吃什么?我下楼给你做。”
  温柔看他:“算了吧,吃你做的还不如吃外面做的。”
  顾慕臻确实不会做饭,但老吃外面的也不好,他想了想:“那我给蓝姨打电话,让她做了送过来,你只说你想吃什么。”
  温柔咽了咽口水:“我想吃饺子。”
  顾慕臻笑,低头吻了吻她:“你真会折腾人。”
  虽然这样说,他还是起身拿了手机,打给蓝姨。
  这个时候也不是很晚,九点多钟,但对于十一月份的天气来讲,已经算很晚了。
  蓝姨已经躺下,但还没睡着,接到顾慕臻的电话,知道温柔这会儿想吃饺子,顾慕臻自己不会做,也不想买外面的速冻产品后,她立马二话不说掀了被子就起来:“孕妇确实不宜老吃外面的食物,也少吃速冻产品,你来给少奶奶做饺子,一个小时送过去,你先给少奶奶吃点水果垫垫。”
  顾慕臻说:“麻烦你了。”
  蓝姨说:“麻烦什么,下回少奶奶想吃什么,你只管打电话,我做好就送过去。”
  顾慕臻笑道:“改天我也请个厨子,一来你不用跑,二来温柔也不用忍着饿。你先起来做吧,不说了,省点时间。”
  蓝姨说了一声好,赶紧钻到厨房去忙。
  顾慕臻收起手机,下楼给温柔切水果,又拿了一些坚果和饼干类,抱起温柔,让她坐在沙发里吃,他去书房拿了电脑过来,陪她等饺子。
  饺子送过来已经十点半了,温柔吃过水果和零食,不太饿,但一闻到饺子的香味,还是将一保温桶的饺子给吃了个精光。
  期间顾慕臻也帮她分享了一部分,然后抱她去重新洗了个澡,又一起睡下。
  温久展跟顾慕臻确定好了时间,过来告诉了江女士,江女士知道后,安心呆在温家等温柔。
  二十三号,顾慕臻和温柔准时抵达椿城,唐姜去接机,李以也去了。
  知道顾慕臻和温柔来了,江衍和吴锦易也一块去接机,中午就顺便在温家吃饭。
  还有江薇以及凌小小以及蓝阮。
  餐桌上,顾慕臻这才知道吴锦易要和凌小小结婚了,江衍和蓝阮也要结婚了。
  吴锦易和凌小小的感情,顾慕臻稍微知道一些,温柔经常在耳边提,倒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可江衍和蓝阮怎么也要结婚了呢,蓝姨从来没说过呀!温柔也没说过。
  不过从顾慕臻头一次带温柔来椿城,看江衍和蓝阮的相处,就知道他二人极相爱。
  如果没意外,可能也会结婚,但没想到这么快。
  其实不快了,顾慕臻和温柔头一回来椿城,都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温柔都怀二胎了,人才要结婚,哪里快了。
  听到一桩又一桩的喜事,温柔真心高兴,对吴锦易和凌小了祝福的话,对江衍和蓝阮说了祝福的话,又问他们具体婚期在什么时候。
  吴锦易和凌小小对望一眼,笑着说:“我打算开春三月跟小小结婚,到时候给表姐和表姐夫发喜贴,你们一定得来。”
  温柔说:“来!当然会来!”
  顾慕臻瞥了一眼她的肚子,内心里直叹气,明年三月,她的肚子可就大了。
  江衍和蓝阮的婚期还没定,不过没意外的话,也是明年开春,可能要在五月份了。
  提到两对人的婚事,整个席间都喜气洋洋的,唯一不好的是席间温柔还是吐了很多次,让很多人都为她忧心。
  但她不是第一次怀孕,这种孕吐的反应也是正常的,纵然忧心,又无能为力。
  吐完顾慕臻抱她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休息,满眼心疼地看着她,等她喝些温茶,缓过来了,又抱她到餐桌继续吃饭,如此反复,顾慕臻没有丝毫不耐烦,不管她吐几次,他都陪她。
  江女士让李嫂去备温柔平时喜欢吃的水果和零食,挑一些她不排斥的食物,单独再做给她吃。
  在椿城呆了三个多月,一月份的时候,参加了温忆归一岁生日宴,又在温家过了年。
  第二年因为海上酒店项目进入到尾声,顾慕臻也没回去了,陪温柔一直呆到五月底,参加完吴锦易和凌小小的婚礼,参加完江衍和蓝阮的婚礼,这才回谍城。
  回到谍城不足两月,温柔就生了,生了个女儿,顾慕臻取名叫顾星,喊着喊着就变成了小星星,然后把顾续喊成了小太阳。
  在温柔之前,安可儿生了一对龙凤胎,顾慕臻和何乐都打趣邹严寒,说他虽然结婚最晚,得子最晚,却是不迟到的那个,一次得俩,还是龙凤胎,如此,儿女都有了。
  何乐生了个男孩儿,于时凡取名叫于遂。
  在她们三个女人生子之前,莫馥馨率先产下一个男婴,薄京给取名叫薄恒。
  今年喜事连连,除了五个小生命诞生以及那两个婚事之外,还有一个喜事就是经过近三年的动工,椿城的海上酒店项目也终于完成,正式进入最后的试检阶段,如果没有任何问题,明年就正式启动,面向广大椿城的市民们,开始营业了。
  更加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方横和盛米贝也渐渐传出要结婚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温柔相当惊讶,望着顾慕臻:“方班长和盛米贝?”
  顾慕臻正坐在床边帮她吹牛奶,见她吃惊的样子,眉梢挑了挑:“有什么奇怪的,这几年他二人不是一直打的火热吗?”
  将牛奶吹的不烫了,他递给她,又说:“可能婚期也不远了吧,文林说可能会赶在十一国庆节的时候办婚礼。”
  温柔已经坐完月子,这一胎顾慕臻又请了黄婴育师,这次黄婴育师呆的时间更久,现在也还在负责照看顾星,家里不仅多了个黄婴育师,还多了一个女厨师,好在女厨师也是四十多岁的阿姨,温柔极放心,不然,家里多几个漂亮的小姑娘,她也会担心顾慕臻会被诱惑好不好!
  顾慕臻如果知道她在担心这个,一定会嗤笑她,当然,也会偷偷高兴,但他不知道,所以等温柔喝完牛奶,他将杯子收回,过来轻轻搂住她,开始索吻。
  女人怀孕不容易,男人也不容易,顾慕臻又觉得自己禁浴了好久,温柔已经过完了月子,身体也恢复的很好,忍了很久的男人终于可以不用再忍了。
  方横和盛米贝的感情一开始发展的并不顺利,当时有陈展运在中间夹着,方横又对自己没信心,好在后来两个人都在朝好的方面发展,盛米贝离开了陈展运,方横通过努力的打拼,借助N时代公司,终于靠自己,也成为了在谍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走到哪里,别人都会叫一声‘方总’。
  有了底气,方横对盛米贝也带了几丝强势,也敢直接去盛家约她,而不是每次开车停在门外。
  顾续两岁多的时候,方横才跟盛米贝真正确定恋爱关系。
  确定恋爱关系的当天,方横就把盛米贝吻了,那是他渴望了好久的吻,虽然没越界,但差点没能刹住。
  后来在一起久了,也就水到渠成,两人都有把持不住的时候,但真正突破也是在几个月前。
  那之后方横就向盛文林提出,要娶盛米贝,又经常去拜访盛先生,买礼物去看望盛夫人。
  盛文林是一直看着方横成长的,也是看着他如此用心地对待自己的妹妹,对方横,盛文林没任何不满意。
  盛文林早就知道方横会娶自己的妹妹,所以当爸妈问他的意见的时候,他中肯地给了评价,说盛米贝这辈子能嫁给方横,真是她的福气。
  盛先生和盛夫人对儿子极信任,对他的话也极信任,他既觉得方横是个可靠的男人,盛先生和盛夫人也就不为难方横,见女儿也是实打实喜欢,就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盛文林所料不假,两方长辈子坐在一起讨论婚期,果然定在了十一国庆节。
  方横能娶到心爱的女人,张原以及张若云都替他高兴,抛花球的时候,明明所有人都把花球抛给张若云,希望她能接到这个花球,成为下一个新娘,却不想,鬼使神差的,张原竟然接到了花球。
  张原看着手里的花球,目光抬起,看向人群中的许蕾蕾。
  这花球是那姑娘强行砸在他手上的吧?
  许蕾蕾见张原盯着她,竟不闪不避,站在那里冲他盈盈地笑着。
  温柔和何乐以及安可儿还有莫馥馨都有孩子,离人多的地方远,她们坐在席位里,却也将刚刚那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温柔说:“许蕾蕾是真相中张原了?”
  何乐说:“早已不是秘密了。”
  安可儿说:“看上去他俩也挺般配。”
  莫馥馨没言语,只往人群里找莫雨思,而何乐则是低叹一声,往人群里去找自己的傻弟弟。
  何执和莫雨思都夹杂在那么多抢捧花的人群里,他二人自然也看到了许蕾蕾向张原抛花球的一幕。
  当那花球如愿以偿砸到张原手上的时候,何执的眼睛都红了。
  这一幕跟他看的电视剧里的那种古代女子抛绣球的画面一模一样,带着宿命的意味。
  许蕾蕾的眼中没有他,一直都没有,何执其实知道,可他控制不住自己,每次她一出现,他就忍不住想要去亲近她。
  此时,他离她并不远,可从来没有这么一刻,何执觉得,他与她隔了千山万水,永远走不到彼此的对面去。
  张原看着手上的捧花,周围人开始哄闹,吹口哨,甚至嚷嚷着‘求婚’‘求婚’,把方横和盛米贝的婚礼推至最高潮。
  台上的一对新人目露微笑注视着下方的情景。
  张若云看一眼张原,又看一眼许蕾蕾,促狭道:“哥,你要是在这个地方求婚成功了,我把积蓄都拿出来,送你一套婚房。”
  张原挑眉:“真的?”
  张若云说:“当然是真的!”
  张原捧着花,穿过重重人群,走到许蕾蕾面前。
  随着他站在许蕾蕾面前,人群中暴发出更激烈的口哨声以及哄闹声。‘求婚’两个字,已经盖过了场上任何一种声音。
  张原看着许蕾蕾,许蕾蕾也看着他。
  张原确实很喜欢许蕾蕾,他也感觉得出来许蕾蕾喜欢他,每次跟许蕾蕾在一起,张原都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他跟许蕾蕾没确定恋爱关系,他们也不是恋人,他没牵过她手,没吻过她,甚至没抱过她,可他这会儿看着她,竟不由自主地跪下了一只膝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花递给她,神色认真地说:“你愿意嫁给我吗?许蕾蕾小姐,我可能不是一个浪漫的男人,也不风趣,多数时候都不知道怎么讨女孩子欢心,但我会做一个好丈夫,做一个好父亲,照顾你,呵护你,一生不让你伤心。”
  他说的认真,不是表情认真,也不是语气认真,而是整个人都很认真,仿佛他今天说了这句话,一辈子都会遵守一样。
  张若云看着她的哥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在许蕾蕾面前,又像立定誓言一般,说着不深情,却足够海誓山盟的话,激动的眼眶都红了,甚至有种喜极而泣的感情,她立马拿手蒙住嘴,含笑看着许蕾蕾痛快地接了花,当着众人的面说一句:“我愿意,但你得说话算话,你要是哪天负了我,这所有的宾客可都是见证人,会鄙视你的。”
  张原笑,有时候小姑娘说话还是很淘气的。
  但‘我愿意’三个字,委实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了。
  张原站起来,笑着看她捧着花,明明说着张扬的话,却娇羞地垂着头的样子,缓缓伸出手臂,将她搂到了怀里。
  周围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口哨声更加肆意轻狂了。
  远处也在客位席坐着的顾慕臻看到这一幕,问于时凡:“什么感觉?”
  于时凡不明所以地反问:“什么什么感觉?”
  顾慕臻说:“你的许妹妹移情别恋给别的男人了,你没感觉?”
  于时凡扭头,目光带着点凶意地盯着他:“你的盛妹妹嫁给别的男人了,你什么感觉?”
  顾慕臻眉梢一挑,无奈笑道:“好,好,好,不提陈年旧事,盛妹妹不是我的情妹妹,许妹妹也不是你的情妹妹,我就跟你开个玩笑,你还人身攻击了。我可是俩个娃的爸爸了,你别诬赖我,小心我揍你。”
  于时凡冷哼:“说的谁不是俩个娃的爸爸了似的,还我诬赖你呢,你别诬赖我,小心我也揍你!”
  顾慕臻:“……”上了年纪的男人,开不起玩笑。
  他们这边看乐子,何执在人群里却是痛彻心扉。
  尤其在许蕾蕾说出‘我愿意’那三个字后。
  尤其在张原将许蕾蕾搂到怀里,周围人全部给予祝福之后。
  有人欢喜,就必然有人忧。
  今天欢喜的人有很多,可最忧的人却只有一个,那就是何执。
  何执并不是一根筋的男人,他其实看的很开,就是一时接受不了,放不下,为此,酒喝多了,几乎喝的不省人事。
  于时凡今天也喝了酒,无法送何执,何乐知道弟弟跟许蕾蕾是不可能了,就是有可能,何乐也会从中作梗,她要照顾孩子,还要照顾于时凡,自然也管不了弟弟,当然,不是真的管不了,而是故意给莫雨思机会。
  何执由酒店里的专业司机送,莫雨思喝了酒,但没喝醉,她不放心何执,就跟着坐上了车,送何执回家。
  到了公寓楼下,莫雨思扶不动何执,还是让司机帮忙扶上去的,直到开了门,将何执扔到了床上,司机这才走。
  莫雨思给了红包,还说了很多感谢的话。
  等司机离开,莫雨思坐在沙发里缓了一会儿,进卧室,看了床上烂醉如泥的何执一眼,去洗手间拿毛巾,搓温水,过来帮何执擦脸,擦手,将他的鞋子脱了,再脱他的衣服。
  脱到皮带的时候,被他一把抓住了手。
  莫雨思也不慌,就坐在床沿,十分安静地看着他。
  何执透过醉醺醺的眼看她一眼,咕哝道:“思思。”
  莫雨思心想,难为你居然没喊错,我以为你会喊蕾蕾呢。
  因着这句‘思思’,莫雨思因为何执为许蕾蕾情伤而自己也情伤的难过的心得到了缓解。
  她用力甩开何执的手,凶巴巴道:“既知道是我,就听话点。”
  何执被她一甩,整个人越加的晕,一句话都说不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莫雨思瘪了瘪嘴,将他皮带一抽,裤子扒下来,又将他翻前翻后,伺候他擦洗。
  累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将醉鬼清洗干净。
  她进洗手间里也清洗清洗,换了一件何执的衬衣,躺在床上,盯着何执瞧着,然后手抬起来,描摹着他的脸,从额头到眉毛,再到鼻子,到嘴巴,最后没忍住,凑上去吻了一下。
  她跟他认识这么多年,他从没吻过她,她也没主动献过吻。
  她知道他一直都喜欢许蕾蕾,她不打扰他的喜欢,只静静地陪着他。
  终于在今天,她陪着他,等到了他的心死。
  许蕾蕾要嫁给别人了。
  她知道,他定然伤心,也定然绝望。
  可能他的心中还会有许蕾蕾,但一定不会再放任自己去喜欢她了。
  只要能开始戒掉她,就是好的开端。
  莫雨思吻着何执,何执喝醉了,此时也没了意识,不管她怎么吻,他都没反应,自然,也没回应,没察觉。
  第二天何执醒来头疼欲裂,撑着床铺坐起身,才发现卧室有些不一样了,好像床单换过了,床头摆了水和解头疼的药,再低头看自己,居然不是昨天参加喜宴的那一套西装,而是他平时睡觉穿的家居服。
  他撑着额头想了想,这才想起来昨晚莫雨思好像在他的卧室里。
  他的衣服,她脱的?
  何执眼皮跳了跳,不是吧?她居然把他从头脱了个尾?那……她是不是把他看了个精光?
  何执抿住唇瓣,觉得他们关系再好,他确实把她当哥们来看着,但再哥们,她也是女人,他是男人,她怎么就这么不避讳呢!
  想生气,可觉得她昨晚照顾了他,他又不该生气。
  一个人发了会呆,还是先把床头柜上摆的解头疼的药喝了。
  然后又一倒头,躺在了床上。
  翻个身,看到了女人的头发,还有那若有若无的女人香,猛一刹那,几乎是不经意的,脑中涌出现模糊的画面……
  何执吓的倏的一下弹坐而起,跑下床,钻到洗手间,对着镜子,扯开自己的衣领子,又将睡衣解开,看着身上那么明显的痕迹。
  盯着那么暧昧的痕迹,何执的眼皮跳的更加厉害了,他又转身跑到卧室,将被子全部扯开,看床单,不对劲,又跑到客厅,跑到阳台,果然见阳台的衣架上面晾着他昨天的衣服,以及一套床单,还有他的一件衬衣。
  何执似乎知道了什么,脸色变得阴沉,又去找垃圾桶,可不管是卧室里的垃圾桶还是客厅是的垃圾桶,全部收拾的干干净净,一点儿可找的线索都没有。
  他抿紧薄唇,跑到卧室找到手机,拨给莫雨思。
  那边接通后,他什么都不问,只说一句:“你过来。”
  莫雨思才刚回来,昨晚他醉了,一开始确实什么反应都没有,都是她在主动,可后来他也不知是醒酒了还是被她唤醒了什么,跟个正常的男人没两样。
  她还要忍着酸痛,起来收拾烂摊子,费了两个多小时才收拾好,又怕他睁开眼找她算帐,也不敢多留,拖着酸痛的身子赶紧回了家。
  这才倒在床上没补上一个小时的觉,他就打电话来了。
  看来是醒了。
  莫雨思当然不可能这个时候过去,故意装作很困的样子说:“我还好困,你醒了把床头柜上的醒酒药喝了,今天哥哥我就不伺候你了,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
  说完不等何执回话,直接挂断。
  何执:“……”
  他盯着被挂断的手机,脸色真的说不上好,视线挪向眼前的大床,越看脑中的画面越多。
  他沉着脸,把手机扔在床上,转身拉开衣柜,拿出一套休闲T恤和牛仔裤穿,又去洗漱,然后下楼吃饭,再打车去莫家。
  拎了早餐,说是买给莫雨思的。
  莫馥馨已经嫁出去了,不在莫家,这么大早上的,莫振风还没上班,莫夫人也在家里。
  门铃响了后,王嫂去开门。
  知道是何执在门外,要见莫雨思,莫夫人从眼睛到脸都是不待见,莫先生看了莫夫人一眼,让王嫂把何执带了进来。
  莫先生看了一眼何执手上的早餐袋子,笑着说:“思思还在睡觉,早餐大概吃不上了。”
  何执说:“我在楼下等她,她什么时候起来,我什么时候拿给她吃。”
  莫先生闻之挑眉,莫夫人在旁边冷嘲热讽:“等思思起来了,你的早餐早就不能吃了,我们莫家不缺你的早餐,你还是回去吧。”
  何执看着莫夫人,笑了笑,没应话,只把早餐搁下,转身走了。
  他给莫雨思发信息:“买了早餐,放在你家了,你要是还在醒着,就下楼吃,是你最喜欢吃的油条和煎包,还有混和豆腐脑。我排了好久的队买的,不吃就浪费了,你看到了信息,把窗帘拉开,我就在你窗台下面。”
  莫雨思确实没睡,她太兴奋了,怎么睡得着呢?
  而且,身体上的酸疼也在告诉她,她终于成为了何执的女人,这样的转变,让她欣喜,又让她有些无所是从。
  看到何执的信息,她很惊讶,何执在她的窗台下面,还给她买了早餐?
  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腿,翻身下了床,小心翼翼地拉开窗帘,打开一扇窗户,探头朝下面望。
  何执拿着手机站在楼下,将她探头探脑做贼一般的一幕给拍了下来。
  莫雨思红着脸指着他:“你偷拍我!”
  何执扬了扬手机:“你下来吃早餐,吃完早餐出来见我,我就把这照片删了。不然,我发到朋友圈,让他们都看看你一早上一脸邋遢的样子。”
  莫雨思气道:“你敢!”
  何执挑眉看她一眼,低头开始捣鼓手机。
  莫雨思立马道:“你别发!我现在就下去吃早餐,再出去见你!你等着!”
  说完气呼呼地关了窗户,关了窗帘,换一套衣服,蹬蹬蹬地跑下来,要吃何执买的早餐。
  王嫂刚在莫夫人的命令下拎着何执买的早餐准备扔到垃圾桶里去,一听莫雨思要这份早餐,赶紧又拎回来。
  莫夫人气的拿眼剜着她,怪她手脚太慢。
  王嫂也是冤枉,不是你和先生争执了一会儿,这早餐早就在垃圾桶里了。
  莫雨思见王嫂是要扔掉何执的早餐,不满地瞪着她:“王嫂,这早餐是我的,你刚是打算扔了?”
  王嫂立马解释:“没有,我想着二小姐起不来,就想先拿到厨房放着。”
  莫雨思哼一声,她若没看错,她刚确实是要扔掉何执买给她的早餐,不过她既说了不是,她也不追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