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从电台主持走进娱乐圈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来,打一架吧、

第二百五十五章 来,打一架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而这时,慢慢悠悠的陆器等人也走了过来。他朝赵守时颔首示意算是打了招呼,然后便直接走到朱琦面前。
  
  陆器与朱琦那可是老‘朋友’,是他们这一届的导演系的两极——针尖麦芒对抗的那种。
  
  陆器也得承认,之前的他是要稍落下风的。
  
  毕竟朱琦家里是在传媒行业,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公司,但可以提供一些工作机会,倒也笼络了不少马仔。
  
  更别说,还有许多人争当舔狗。
  
  而自己身边的全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们。
  
  但现在局势逆转,他还是他,朱琦却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朱琦。
  
  此时不痛打落水狗,那还等着别人给发诺贝尔和平奖啊。
  
  陆器上下打量着这位许久不见的老同学,啧啧称奇道:“里面伙食是不是不大行啊?瘦的都没有人样了。虽然你以前也没这玩意。”
  
  说着,陆器摇着头,满是怜悯的神情。
  
  原本也算是风云人物的朱琦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尤其是面前风言风语的这货还是自己的敌人。他招惹不起现在的赵守时,还招惹不起一个普通同学?
  
  即便这个同学家里也有点门路,但只是有点而已。
  
  朱琦三番两次被diss,加上现在站在赵守时这一面的人越来越多,这让他恼火的紧。
  
  之前的他怕起了冲突,一不小心弄死、弄残赵守时,导致不好收场。
  
  但现在的他担心起了冲突,自己被弄死、弄残、弄伤。
  
  有道是【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朱琦迫切的需要找个目标立下马威。既宣泄心中怒火,也让别人知道他不是任人搓圆捏扁的怂包。
  
  很幸运,口出不逊的陆器就是最合适的目标。毕竟赵守时不好惹。陈封没意思,赢了也起不到立威的效果。
  
  心中打定主意的朱琦眼神凶狠的瞪着陆器,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
  
  猛的上前一步,眼神阴鸷,语气阴狠的他冷声道:“陆器,我看你就是果女夜奔——欠艹。”
  
  许是同学之间的默契,许是对敌人的了解。在朱琦开口的同时,陆器脸上笑得真挚,他拍了拍朱琦的肩头,开口道:“别小心眼嘛,我这个老同学没有恶意,就是单纯的关心你的身体状况。
  
  几乎同时开口,又几乎同时收声的两人面容一紧,眼神喂眯,现场的气氛凝固了许多。
  
  朱琦没想到陆器语气变软,虽然知道这货一直不是什么好东西。但现在也不免怀疑这货是不是真的打算改邪归正。
  
  心中稍稍有那么一丢丢的愧疚,但很快就被自己给强行消灭。
  
  陆器没想到朱琦竟然这般直接的恶语相向,一时有些懵。要搁以前,两人不抬个十几二十回合的杠,心里就空落落的跟缺了什么一样。
  
  但现在?
  
  陆器明了,朱琦这是故意找茬呢。
  
  ···
  
  在他们身后亲眼目睹这一切的赵守时暗道‘要遭’,下意识的把手里的红砖攥紧。
  
  年轻气盛这个成语,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更别说刚才的陆器可是人未到先嘲讽,从这一点看来,这位绝对不是遵守校规的三好学生,弄不好还是个不怕事大的混世魔王。
  
  赵守时对自己的武力还有点自信,却也做好防备。不忘小声嘱咐裴幼清:“一回要是出事,你最好跟在我身边,千万别胡乱跑。”
  
  然后他又跟陈封说:“一会要是打起来,你们护一下幼清。”
  
  啊?陈封只一愣边回过味来。环股四周的他自衬己方人多势众,朱琦刚才都没有动手,现在更不可能自讨苦吃。
  
  越发觉得赵守时是在杞人忧天的他摆手劝道:“刚才都打不起来,现在更打不起来。朱琦又不傻。”
  
  “就是,咱们现在的人可比朱琦多多了。”陈封带来的一位朋友应和道。
  
  赵守时摇头,虽然不赞同陈封的话,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前方,陆器还在跟朱琦对峙中
  
  被辱骂的陆器上前一步,几乎与朱琦面对面。微眯着的眼发出危险的光芒,他冷声问道:“有本事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朱琦完全不怵这局面,实在是以前经历过太多太多。别说一遍,让他说个三五遍都不过瘾。
  
  往后一倾身子的他发出不屑的啧啧声,蔑视陆器的他双手环抱,刚要开口、、
  
  可谁想,眼前发生的一切惊掉他的下巴。
  
  只见陆器身子一翻,竟然直挺挺的摔倒在地,都发出沉闷的‘嘭’声。
  
  在众人诧异的眼神里,结结实实摔了一下的陆器捂着胸口,龇牙咧嘴的怒喝:“你竟然敢动手。”
  
  事情变化太快,让朱琦一时接受不了。他刚才明明没有碰到陆器,可就算不小心触碰到,也不应该这样啊。
  
  碰瓷?
  
  当这两个字浮现在脑海时,朱琦真的是气急败坏,直接跳脚的他呵斥道:“cnn的陆器,你™跟我玩碰瓷这一、、”
  
  嘭~
  
  朱琦的话没说完,就被一个扫堂腿绊倒在地。只觉得天晕地旋的他脑海里一片空白。
  
  刚才的陆器摔倒当然不可能只是碰瓷那么简单,朱琦的那句话彻底惹恼了他,但动手也得找个合适的理由。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师出有名。
  
  有道是【舍不得孩子,艹不着孩子他嬢】,陆器就拿自己当这个鱼饵。
  
  陆器是个狠人,他的同伴们是一群狼人,比狠人还要狠一点。
  
  一接收到陆器的信号,那是能动手绝不哔哔。一个突然袭击,直接把还没来及享受胜利果实的朱琦给打懵掉。
  
  朱琦挨这一下可不是陆器那种作秀,是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浑身酸疼的他一时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陆器麻溜的爬起来,并狠狠地给了自己一脚。
  
  这一刻,朱琦明白,这™是个阴谋。
  
  强忍疼意的朱琦硬受着陆器的第二脚,趁机把他拽到在地。快速爬起来的他扯着嗓子喊道:“熊迪们,干他娘的。”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两帮人的仇恨也不是三五天累积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